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一千六百四十九章 夫妻相对心却远

????慕容垂半晌无语,久久,他的眼睛变得湿润起来:“那是因为,那是因为阿宝他,他是大段妃最后的一个孩子,我这辈子最对不起的,就是大段妃,她被我所牵连,无辜受罪,最后为了保护我,自尽而死,临死前,她什么要求也没有,就是希望,希望我能好好对待她生的两个孩子,令儿和阿宝,这是她最后的要求,我必须要做到。”

????慕容恪的脸渐渐地从迷雾中消失:“很好,你既然这么说,那就跟你的段王妃再说一遍吧。”

????慕容垂微微一愣,却只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背后响起,他猛地一回头,却只见一个三十左右的女子,容颜绝世,站在自己的身后,披头散发,身着囚衣,不少地方已经开了口子,而里面的肌肤却是皮开肉绽,伤痕累累。这血肉模糊的身体,配上她那张美丽绝伦的脸,让人先是不敢相信这居然出于同一人,继而会生出暴殄天物,辣手摧花的痛惜,感叹世上怎么会有如此的邪恶之人,对这天仙一样的美女,下如此毒手!

????慕容垂的嘴唇在哆嗦着,眼中已经开始泪光闪闪,这正是他最后一眼见到大段妃时的模样,那还是三十年前,在邺城的地牢里,夫妻相对垂泪,以为诀别,他扑了上去,想要拉住大段氏的手,却是眼前的伊人如青烟一样,消失不见,而她的声音淡然从他的背后传来:“霸哥哥(慕容垂原名慕容霸,这是大段氏对他的称呼),别这样,你我已非活人,再不可能相拥。”

????慕容垂转过了身,看着在自己的身后,一脸怜惜的大段妃,哽咽道:“为什么,为什么你我会在这种时候,在这样的场合相见?”

????大段妃幽幽地叹了口气:“因为我想亲自问你,我们的孩子怎么了,令儿和阿宝怎么了,你实现了当年对我的承诺吗?”

????慕容垂痛苦地闭上了眼睛:“我尽了我最大的努力,去保全我们的孩子,为了保住令儿和阿宝,我不惜叛国投敌,就是想要让他们保全性命,当年大燕不能容我,除了秦国,天下再无我父子容身之处。世人皆以为我投秦是为了报仇雪恨,可又有谁知道,我是要保我们的两个孩子,实现对你的承诺?!”

????大段妃摇了摇头:“霸哥哥,事到如今,你还要这样骗我,有意思吗?如果你真的想保全我们的孩子,就不应该让他们再涉及权力之争,不应该让他们进入朝堂,你可以带他们出塞,可以带他们去东晋,隐姓埋名,这才是你应该做的事,可是你是怎么做的?你入前秦为将,帮着大燕的死敌打天下,究竟是为了报仇还是为了你的权力欲和帝王梦,你自己还不知道吗?”

????慕容垂厉声道:“不,我不是为了自己的帝王梦,我要为你报仇,我要向所有害死你的人复仇!”

????大段妃叹了口气:“当年在邺城死牢的时候,我就对你说过,我不需要你报仇,只求你远离纷争,照顾好令儿和阿宝,不要让他们再走这条旧路,你们慕容家的人,生来就是权力的动物,对权力的渴望在你们的灵魂和血液之中,你当年娶我,后来娶我妹妹,也是为了结交鲜卑大部段氏,你跟所有的兄弟都无法交心,只有跟慕容德这个非一母同胞的兄弟交好,不就是因为他无后吗?霸哥哥,在我面前,你也不肯说实话了吗?”

????慕容垂咬了咬牙:“仇要报,帝位也要夺,只要慕容玮一天是君,我这个作臣子的就不能反他,只有借前秦的力量先灭了他,我才有复国的机会,你说得不错,这个计划我筹备了多年,不会放弃!令儿和阿宝是我们的孩子,他们也必须承担起来这个使命,因为就象你说的这样,对权力的欲望,已经进入我慕容氏每一个子孙的灵魂和血液之中!”

????大段妃幽幽地叹了口气:“所以,你利用我娘家的段氏部落,联络贺兰部在辽西秘密地经营,让令儿最后持金刀过去鼓动他们起兵,结果做事不密,被王猛算计,害了令儿的性命,到现在,你一点也不后悔吗?”

????慕容垂痛苦地闭上了眼睛:“谁会知道,王猛老贼居然会猜出我那金刀的用途,又有谁会知道,他这个如同诸葛亮一般的人物,居然会设计陷害我。令儿大业未成,先走一步,这是他的命,我痛断肝肠,最好的一个儿子,我们最好的一个儿子就这样失去了!”

????大段妃咬了咬牙:“那阿宝呢?你明知他根本就是个庸人,根本就不能坐在这个位置之上,你却硬要扶他上位。如果他作为一个农人,作为一个牧民,作为一个渔夫,他会过得很好,可是你一边纵容其他野心勃勃的儿子,一边要强行为阿宝立威,你是想让你们慕容家代代相传的手足相残的传统,在阿宝身上再来一次吗?”

????慕容垂沉声道:“正是因为阿宝是我们最后的儿子,所以他必须要承担起来这个责任,必须要终结慕容家代代相传的兄弟相争的诅咒。我就是要学汉人那样,嫡长子继位,立长不立贤,如果连阿宝这样的庸人都能坐稳皇位,那以后我们慕容家就再也不会重复一代代以来祸起萧墙的悲剧!所以,我就是拼了这条命,也要给阿宝留一个安稳的江山,留一个无人能威胁到他的天下。这就是我现在做的,若非如此,我又怎么会死,怎么会见到你?!”

????大段妃冷笑道:“你自己是过足皇帝瘾了,可是阿宝也给你推上了最危险的位置,现在燕国惨败,你死之后,留下的是一大片烂摊子,阿宝守不住你的江山,只会赔上自己的性命,这样的结果,可是你想要的?!”

????慕容垂厉声吼道:“不,我不能就这么死了,我要安排,我要安排好后事,我要,我要给阿宝留下足够的基业,让我回去,让我回去!”

????大段氏的声音,连同她的人,一起渐渐地没入无边的黑暗之中:“霸哥哥,你错厉害了,我们的孩子,会和你的江山一起,永远地消亡,永远,永远…………”